2017年9月18日 星期一

菜鳥筆記:倡議團體如何遊說?倡議團體的遊說是否需對公眾負責?


在 FB 鎖朋友文底下留言,分享這幾年旁觀倡議團體的心得。其實看到的都很片面,蠻可能講錯或以偏概全,所以我隨便寫寫,大家隨便看看,千萬不要全盤相信 lol

問題一、為什麼倡議團體遊說時,不在 join 平台上公開地連署,要私下拜會偷偷來?


關於 NGO 對倡議路徑的想法,這邊節錄一下地球公民基金會的李根政老師的話給大家參考:
人民可以直接提案的平台,這也可以視為一種社會運動,但 NGO 不想要用那個平台,因為我們已經有很多倡議跟政府角力,透過國會在進行槓桿。NGO 的長期工作下來,我們的經驗是認為要透過一些比較有效的,跟政府直接對話的方式。真的不行才會升高層級,例如連署,就是給政府壓力,亞泥我們就推了連署,四萬多人,政府已經有一些壓力,齊柏林導演過世後暴增到 20 萬人,政府壓力就更大。我們當然也可以去提案,但這對我們來說比較被動,因為提案完要等待政府回應,但我們日常工作會想要更積極掌握主導權。
原文在 這份共筆 的「第二輪分享、提問」裡面的李根政老師第一次發言的地方。

問題二、倡議團體私下的遊說行為,如果沒有公開紀錄,是不是另一種黑箱?對沒有遊說管道的一般大眾來說,是否造成另一種不公平?



2017年9月12日 星期二

2017年9月5日 星期二

新歌發表:《勞基法掃描器》同名主題曲

「妳勞基法掃描器做到哪了?」
「主題曲開始編曲了!」
「這樣啊,看來快做完了。」
「你怎麼知道(驚)」

最近一兩年漸漸發展出一個模式,姑且叫它做 輾轉相逃 (X)吟遊詩人(O)模式好了,就是當專案的 scope 大到一個月內無法完成的時候,就會半途逃避,通常是先打電動,打完電動看卡通,看完卡通畫圖,圖通常沒耐性畫完就開始追八卦,等到所有逃避方式都用完,卻又不想做正事、苦惱萬分的時候,就會開始寫歌,於是該專案就會有主題曲(?!?!)

嗯,所以這就是《勞基法掃描器》的主題曲:



死黨聽完稱讚說
「vocal 進步很多耶,轉腔調也很不錯」
「裡面用了四種不同的聲音濾鏡喔!是 garageband 新功能(得意)」
「原來不是你進步很多,是 garageband 進步很多」
「...」

2017年8月31日 星期四

場邊心得:開放政府觀察報告大亂鬥 —— 許一份既專業、又親和的台灣民主體檢書

報告發表會在 9/10,免費活動剩下不到 10 個名額,要搶要快 XD

再兩個禮拜,同溫層內喧騰一時的 OCF 《開放政府觀察報告 2014-2016》 就要正式發表了。

身為一個熱愛網路筆戰、為了整理筆戰還專程 寫一個資料收集工具 的八卦人,圍繞著這份《開放政府觀察報告 2014-2016》上演的各種社群抓馬,貧僧自然不會錯過... 沒想到看筆戰長知識,看著看著竟然也生出些心得來。為了感謝大家的熱情演出,決定來把心得寫一寫,看能不能對其他人也稍微有點貢獻。

場邊心得


心得一、架構是一份報告的地基,檢查地基,要在房子蓋下去之前


最主要的心得是,原來寫報告跟做政策一樣,是有流程相依性、無法任意拆組的任務,如果前期歪掉了,到後面的階段真的很難救回來。


2017年8月24日 星期四

實驗心得:提案闖天關—— Open Data 與審議民主怎麼 Combo?以司改國是會議資料為例

最近一直在逃避寫測試,所以不知不覺就開了新分支(喂)... 這次的題目是 open data 結合審議的小實驗,拿 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 的資料當白老鼠,想說親自從上游的資料內容產生、到下游的衍生應用開發整個生產鏈走一遍,感受一下 open data 從理論到實做中間可能遇到什麼瓶頸。

結果就是這個簡單的小網頁《司改國是 2017 - 提案闖天關》,把歷次會議中所有的提案整理成結構化資料後,用視覺化的方式呈現,看能不能方便委員們追蹤(a.k.a. 找出哪些提案被搓掉 XD)

原本叫「議題履歷」,但「提案闖天關」應該比較好記 XD

前陣子 開放政府圈業力引爆 後,吟遊詩人我側面觀察這議題,感覺開放資料的推動大概有兩種門檻。第一種門檻是議題本身太抽象、不好理解,不理解就無從評判政策好壞,於是政治人物只要堆砌關鍵字,就可以輕鬆唬爛過去。第二種門檻是目前可以參考的案例似乎不太夠,即使有心想做,可能也很難想像具體來說該怎麼開始做,或者做完到底對人類世界有什麼幫助。

這個月初 北市資訊局長在 COSCUP 分享他們的開源計畫,從 演講的內容 看來,政府的程式碼開源這件事情,目前處於從無到有、開疆拓土的階段,講者會後提到 現階段需要的是「累積成功案例」——開放資料看起來也剛好處在類似的情況。這種時候,如果能做一些具體的、從上游資料產生到下游應用開發的完整案例,也許就可以幫助其他人理解「如果做好 data,那可以產生什麼應用」或者「要看到這樣的應用產生,必須先怎樣做 data」,同時也可以慢慢累積實做經驗,讓有心想做的人瞭解「所以有什麼是我可以做的」。

2017年8月14日 星期一

Blulu 量表(x) 模型(o) Gamma 版常見問答集(二)量表能否套用在技術社群的治理上?


同樣是臉書 comment 複製貼上~

問題:


最近 CodeTengu 碼天狗 issue 99 中提到了社群發展的困境「是結婚的結婚生小孩的生小孩出國的出國開公司的開公司」... 關於技術社群的治理與發展模式,Blulu 也可以套用嗎?

回答:


技術社群的治理跟國家的治理,最根本性的差異,在於強制性。在技術社群裡面,做選擇的門檻是很低的,大家合則來不合則去,可以參與,可以不參與,可以換個社群參與,違反社群守則頂多被公幹,臉皮厚一點人家也拿你沒輒。但在國家裡面,做選擇的門檻(搬家、換國籍)很高不用說,且無法選擇不參與,因為國家有對你採取暴力的權力,當你的不參與(不繳稅、不登記公司... etc.)或我行我素違反了國家法律,會有警察上門來抓人、會被關、會被罰錢、或者更嚴重的時候會被合法地殺死。


菜鳥筆記:開放政府(Open Government)為什麼有那麼多種定義?

貧僧今天幾乎一整天都在寫這篇 fb comment 啊... (倒

今天在鎖朋友文底下回了一大串,想說也貼到部落格好了,比較好找 w

問題:


開放政府的議題好大好茫啊,為什麼光是定義就有這麼多種呢?

回答:


說到開放政府這碗糕,最近又有些入門的心得可以嘴 lol

開放政府這詞彙從 1950 年美國人開始喊,一路喊到現在,隔一陣子就重新定義一次,換一個政府或組織要推動的時候,又重新定義一次,光看這些琳瑯滿目的定義,真的會很茫。

但繞來繞去,這些定義都在講同一件事情:想辦法讓人民從政府手中,拿到比當下更多的權力。

換句話說,開放政府這議題所討論的,其實就是「怎麼讓民主制度變更好」——所以為什麼說開放政府的概念要追溯到 18 世紀的啟蒙運動,因為它的本質,就是人類在民主體制這條路上披荊斬棘時,所遇到的第一線的問題。


2017年8月13日 星期日

Blulu 量表(x) 模型(o) Gamma 版常見問答集(一)生命力新聞採訪共筆

Blulu 量表家族的官網簡介,非常令人看不懂,但我有在反省

三個月前 Blulu Gamma 演講 完,兩位生命力新聞的優秀記者王林曄、張然提出了好幾個一針見血的問題,當時我把回答先寫在共筆上,但想說顧一下情面沒有公開發表。結果這段時間有人問我問題的時候,常要私下塞共筆連結給人家,實在有點麻煩 :Q

現在既然鋒頭過了,應該不太會拉到仇恨(?)就把共筆內容貼出來,給對開放政府和公民參與有興趣的人參考。由於裡面有不少個人主觀看法,因此本文採用 CC BY-ND (姓名標示-禁止改作) 授權。

2017年7月11日 星期二

經驗分享:從 OCF 官網改版看 PM 的工作流程(一)

之前 OCF 官網改版 完,想說既然 所有文件都放上網站 了,以後有人想做類似的案子又不知道從哪下手的話,可以直接丟連結。結果,上個月好友接到任務要改版公司官網,討論幾句後,才發現我想跟她說的事情,竟然都不在文件裡 o_O

OCF 官網的維護用交接文件

仔細想想,網站開發專案的生命週期中,有分析、規劃、實做、維護四個階段,而 OCF 官網的文件,是為了維護階段而設計的,主要用途是讓接手的人知道怎麼在現有的架構下做調整。但今天好友要做的事情,是從零開始推展專案,因此她要參考的就不是維護階段用的文件,而是前面的分析、規劃階段的文件。

為了避免重複作答,本文整理我們的會議內容,用 OCF 官網當例子說明身為網站改版專案的 PM 要做什麼、怎麼開始。這裡的 PM 指的是 product manager + project manager 總之就是萬屎歸宗的坑主,因為主要是講分析跟規劃階段的事情,所以底下提到的 PM 工作內容,會偏向 product manager 比較多。

2017年7月6日 星期四

菜鳥筆記:從資料的生命之旅,看開放政府的「透明」機制有哪些環節

前陣子因為參與 民主深化在臺灣?!系列講座&研討會 開始接觸開放政府議題,在某網兇的循循善誘下,終於累積一些初步的心得。最近和臉友閒聊時順手整理了一下其中跟開放資料相關的部分,然後發現自己跟別人解釋時還蠻常引用這份整理的,所以就貼一份上來部落格,比較不會不見。

講座照片。左二:「如果你們要打起來的話,我想先換位子。(設計對白)」

問:

前陣子 open government 議題圈 業力引爆 ,這些人的怨氣,來自哪裡?

答: